「珉豪哥再見。」泰民站在燕芳樓的門口。

「好了,趕快進去吧!不用送了,再見。」珉豪吻了泰民的額頭

「嗯!」

「好了,泰民,該工作了。」陪著送客的幽蘭在一旁提醒。

「是。」

殊不知,門外不遠的隱密處有人看到了這個畫面。

「泰民!幽蘭!這裡!」大老遠就看到裕在揮手,站到他面前,泰民才看清楚,有一點孩子氣的裕,身上帶著一股不知道怎麼說的魅力,像是陽光中帶著脫俗的氣質,讓人忍不住跟著他的目光。

「裕哥哥。」泰民先打了招呼

「泰民啊!先來做甚麼好呢?我這裡有多好玩的,還是去院子玩箭靶?有玩過嗎?」

「咦!?」

「你先給泰民一點喘息的空間吧!他等等還要去找翔。」幽蘭趕緊打斷他。

「這樣啊......那好吧!恩......」

「沒關係的,看裕哥哥想做甚麼吧!」

「那......我們去找翔吧!這樣時間都一起就可以了吧!」

「好的。」

「那我去叫格特。」幽蘭轉身離開。

「翔那邊見,泰民啊!走吧!」裕拉著泰民就走。

-

「怎麼來了?」翔先開口

「因為泰民一個一個去太麻煩了,所以全部都過來這裡比較快。」裕坐了下來,直接拿起一個桂花糕就往嘴裡塞。

「是你提議的吧?泰民啊!別客氣,坐吧!」

「好的。」泰民依言坐下。

不久幽蘭跟格特也到了。

「所以今天要幹嘛?」格特被抓來後,根本不知道要幹嘛。

「嗯!不如我們聊聊天吧!泰民跟我們也還不熟悉吧?」翔提議。

「是......」雖然不敢承認,不過他除了幽蘭和格特在上次的出遊有稍微認識外,另外兩位根本不熟。只知道裕應該是很貪吃了。

「那好,誰先?還是泰民提問?」裕等不及先開口。

「嗯!泰民你有想知道甚麼嗎?」

「那個......幽蘭哥哥跟格特哥哥是不是認識很久了?」他想到,好像都是幽蘭去通知格特事情。

「對啊!他們在我們進來之前就在了。」裕又搶先了。

「格特跟我是被老闆帶回來的,我們本來住在蜂街,在10歲的時候就被帶來了。」蜂街,貧民窟,就像蜂窩一般,大家全部住在一起,都擠在一起。因為皇帝即位後的政策,現在那裏已經無人居住,大家都被安頓得很好。

「10歲就讓哥哥們接客!?」泰民以為老闆不會這麼做。

「沒有,那時只是讓我們一些下人的工作,現在做這個是我們的選擇。」格特道。

「老闆會讓我們選擇,在這裡工作到15歲,老闆便會讓我們抉擇,是繼續原本的工作,還是要賣身。」幽蘭補充。

「原來啊!所以哥哥們都是自己選擇的?」

『對!』泰民以為把自己賣掉是最選擇,原來也有人是自願的。

「我是自願來的,因為老闆曾救了我們家,但是父母過世後,我就無處可去了。」裕邊說邊又吃了一個桂花糕。

「我是被買下來的,我是另一家的紅牌,現在那家店被老闆買下了,所以我是最晚過來的。」這是翔的故事。

「啊!原來啊!」泰民現在知道每個人的故事了。

「那你呢?」

「我嘛......我是......」泰民將自己的情況說了一遍

「真的太過分了,怎麼有這種父親啊!」

「不過還好,泰民沒有被賣掉,才能這樣陪我們。」

「是的,所以我很謝謝老闆。」

「算了,換話題,泰民啊!你在外面有沒有聽過燕芳樓的消息?」平常就在燕芳樓,對外面的傳言自然是不知道。

「恩.......有的,像是哥哥們被稱為四少。」泰民看看眼前的人,外面尊稱為四少的少年,現在就在他面前。

「還有,外面傳說老闆娘是唯一的女人。」但現在知道是錯的了,燕芳樓,一個女人都沒有。

「哈哈,現在你知道連一個女人都沒有了吧!」

「嗯!」

「還有關於老闆的,聽說他是創造這個盛事的重要人物之一。」泰民說,但他真的看不出老闆哪裡不一樣。

「嗯!這我倒是不知道呢!沒聽說。」

「總覺得老闆好神祕啊!」雖然跟老闆相處那麼久,但知道的卻不多,可以說是很神秘的一個人。

「嗯!這倒是。」每個人都真心覺得。

「對了,泰民啊!我們去後邊玩吧!那邊現在開滿了梅花喔!」格特提議。

「是啊!現在去看正是時候呢!」翔也附和。

「走吧!走吧!不要等了。」一聽完,裕拉著他們就走。

「啊!裕,慢點啊!」 

「還等甚麼,走吧!」

另一方面,鐘鉉的接待室。

「你們怎麼來了?」說著話,把茶水注入對方的杯中。

「哎呀!我想來看看以前的好戰友不能嗎?」

「我沒說不行啊!」鐘鉉笑笑地看著對方。

「不過你應該不可能因為這個就過來吧?是什麼事?」鐘鉉不打算繼續話家常。

「不愧是你啊!好吧!之前珍基回來回報的時候,說你們這多了一個可以媲美四少的新人,我家這位想見見。」

「他不是新人,是我的員工,為甚麼想見?」鐘鉉轉頭看向來者的另一位。

「因為,連基範都認可的人,我想認識嘛!才不枉我們結拜為兄弟啊!」笑笑的回話,那人的模樣也可稱之為出水芙蓉,但是對鐘鉉來講不具吸引力,他已經有基範了。

「好吧!幾天?」

「3天。」

「不怕國家垮掉?」

「放心啦!珍基頂著。」

「真可憐啊!被強加國家大任,你們卻在這裡玩。」鐘鉉裝著一副被害著的模樣。

「你才是吧!本以為你會繼續留著,卻跑來這裡開甚麼燕芳樓。」來者不以為然。

「我才不想去宮中跟人互鬥呢!這裡清閒多了。」

「好啦!隨便你吧!反正到頭來你還是會幫我。」

「如果可以還希望不要再請我這個市井小民去處理國家大事了。」

「哈哈,那可就難辦了,這可是答應讓你出來的條件啊!」

「是、是,唉。」當初答應會繼續幫忙才得以離開宮廷。

「我可以先去看他嗎?」看來隔壁的人按耐不住了。

「啊!差點忘了,可以,他應該跟他們在一起,我先去幫你們安排房間。」

「好勒!那我們走囉!」

「是、是,請皇上小心。記得不要嚇到我孩子們啊!」鐘鉉揮了揮手,接著就去工作了。

「知道。」也揮了手,帶著美人離開。

「唉!真是夠豪放的。」

剛剛的來者不是別人,就是創造這個太平盛世的皇帝以及皇后。

 

 總算又生出一篇了,但是 好多東西交代的不清楚啊!
本來想讓皇帝以更神秘的方式出場的,但發現怎麼打都可以猜得出來,只好......乾脆直接公開吧!

不知道了阿~~ 

皇帝跟皇后誰,想必大家都知道, 所以名字先保留。

等見到泰民再說。 

 

我會努力不讓他開天窗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玡 的頭像

節操.路人

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布丁
  • 超愛看你的文
  • 謝謝支持~~
    不過文筆好像應該再加強OAO
    我會加油的。

    於 2016/01/20 17:1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