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今天整個韓國都將會是好天氣--』啪-關掉了電視心想,明明晨間新聞都說是好天氣了,但是在韓國的某一個角落,卻有個低氣壓掃過。

       所謂的冷戰,就是一對情侶或夫妻因某件事吵架而彼此不說話,冷戰期間短則12個小時,長則好幾年。類似的情況就剛好發生在SHINee的宿舍中。

 「他們這樣子多久了啊?」坐在桌子正前方的泰民小朋友小小聲地發問了,而坐在一旁的珉豪也小聲的話

「大概有4天了吧!珍基哥,你不能解決一下嗎?

「沒辦法,人家不是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嗎?而且那兩人又不是普通的冷戰,現在只能看基範是怎麼想的了。」坐在電視機前面的人說

他們三個同時看像坐在桌子座前方的人,那人將眉頭皺緊,臉頰稍稍地鼓起來,雙手抱在胸前,明明是在生氣,但仍表現出了一點傲嬌感。基範不發一語的坐著,什麼也沒做,也一直不理跪在身後不停道歉的鐘鉉。雖說是冷戰,其實也只是基範單方面在生悶氣,至於原因只有基範一人知道。

「鐘鉉哥,你是做了甚麼惹基範哥生氣啊?」珉豪和泰民將鐘鉉拉進廚房好好的質問一番

「我怎麼知道啦!!範範突然都不跟我說話,也不讓我親或抱,甚至連看也不看我一眼阿!!!!!!~~~~~~」鐘鉉只是一臉煩惱,看來因為受不了基範的不理不睬,鐘鉉終於發瘋了,珉豪和泰民看著用頭錘撞著冰箱的鐘鉉,兩人嘆了口氣

「現在只能看珍基哥了。」

   在另一方面,珍基和基範待在客廳,兩人喝著熱茶,吃著煎餅。客廳瀰漫著寂靜的氣氛,這感覺讓珍基不禁的打了個寒顫

「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?」為了打破僵局,珍基看著基範先開口了

基範停下準備往嘴裡塞煎餅的手,停頓了一點時間後

「沒有,沒有發生任何事。」說完繼續吃著煎餅。(喂喂喂!你那停頓是什麼意思啊?有事就直說吧!你那鬱悶的表情爸爸(?)我全看到了啊!~~~~)珍基內心的OS持續下去,氣氛又回到了剛剛的情況。(我好不容易才打破的僵局,為什麼要用一句話就KO!!!)雖然很不滿,但仍必須解決基範和鐘鉉的問題。

「我說基範啊!鐘鉉那小子是不是惹你生氣啦?你跟爸…..珍基哥說,我幫你教訓他。」珍基露出一種父親擔心女兒的表情問。

「沒事啦!我和鐘鉉哥真的沒發生任何事。」基範又露出一臉憂鬱的表情(騙肖ㄟ!那你就別露出那種表情啊!明明就在生氣,幹嘛就不說出原因啊?我跟珉豪、泰民快被你們兩人間的氣氛給窒息了啊!)表面露出微笑,內心OS卻是一長串

「是嗎?你一直不理鐘鉉,我想說他一定是做錯什麼事了呢!如果有事一定要說出來喔!」基範只是點了點頭

「剛才珉豪找我有事,先走了。」珍基站起來說,說完往後門的方向走去,躲在門後的珉豪跟泰民還以為珍基哥一定能問出來,沒想到有失敗了,三人只能搖頭了。

 到了晚上,基範和鐘鉉兩人間的冰冷氣氛仍然沒有瓦解,鐘鉉依然是不停的道歉,雖然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道歉的,這情況連看了4天,這股低氣壓終於也讓一旁的三個人受不了了。

「鐘鉉哥!給我有男子氣概一點啊!!別只是一直道歉,問原因,原因啊!!!!」泰民小朋友爆發了,拍著桌子大喊

「哥你們就別再吵架了好嗎?這樣連我們都被搞到要住龍發堂了!!」珉豪也緊接在後。被兩個弟弟大罵的哥哥都嚇到了,而珍基忙著安撫兩個孫子(?)的情緒

「基範、鐘鉉你們兩個最好談一談,我先帶他們離開,你們就趁這個機會把話說清楚吧!」珍基說完就將情緒崩潰的泰民跟珉豪帶走。空蕩蕩的客廳就剩下基範和鐘鉉兩個還在驚嚇中的人。

     過了一段時間,從驚嚇中恢復的兩個人,坐在桌子的左右兩側不發一語,「KEY寶貝,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讓你生氣了?如果你不說我也不知道原因啊!」鐘鉉想到剛剛泰民講的話,鼓起勇氣問了

「因為你……別的女生……」基範用非常小聲的聲音,而且超快速的念,鐘鉉聽到的就只有這幾個字

「那個,KEY寶貝啊!你可以再說一次嗎?拜託說慢一點可以嗎?」鐘鉉只能要求再聽一次,基範煩悶的準備再說一次,鐘鉉馬上將耳朵靠過去,想聽清楚一點,可是沒有想到基範~~

因為你之前又和別的女生聊天了!而且你還摟她的腰,你這個大變態啊!!~~」想起那件讓自己生氣的事,基範用他震耳欲聾的聲音大吼著,聲音在鐘鉉腦中迴盪,醋勁一爆發基範氣到只差沒流眼淚大喊要離家出走,鐘鉉痛苦的摸著腦袋

「寶貝你誤會了啊!!我和她……」話還沒說完,基範就打斷他的話

「什麼誤會,我還朴信惠勒! 我明明就看到你和別的女生在一起聊天,而且還伸手摟她的腰,難道你是要說我眼瞎看錯嗎?

「不是的,KEY寶貝,她只是拿月刊給我而已啦!」鐘鉉馬上解釋

「月刊不會自己去買嗎?拿月刊需要摟……」基範話說到一半就被鐘鉉從抽屜拿出來的月刊嚇到說不出話來。

BL月刊,這個我總不能光明正大地去買吧!!」鐘鉉冷靜的回答

「那……那摟腰勒?拿月刊就算了,幹嘛摟腰?」基範結巴的說

「那是因為她還送了我一個東西,但那個東西比較不能拿出來,所以她放在包包哩,而我伸手去拿才會看起來像摟腰啦!」鐘鉉很無奈,雖然鐘鉉說的是事實,但在基範耳裡聽起來像藉口

「她送你什麼?拿出來看看啊!」基範用懷疑的眼神看著鐘鉉,他嘆了口氣,轉身從房間的櫃子拿出了一瓶謎樣的液體。

一看到東西,基範看著瓶身寫的字

「你……你竟然……竟然跟她拿這個東西~~」基範整個臉都紅了起來,

「都說是她送的了,那個人是我姐的朋友,從我姊那聽說我們的事後,就說要送我這個。」鐘鉉無奈的笑了,搖晃手上的瓶子,瓶身大大的寫著潤滑劑這三個字,難怪基範看了會害羞成這個樣子。  

「我以前就說過我只喜歡你一個人了,不要有事沒事就自己胡亂想像我劈腿好不好。不過KEY寶貝,你怎麼會都剛好看到讓你誤會的地方啊!」鐘鉉坐到基範的旁邊,基範沒回話

「我真的誤會了嗎?是嗎?上次好像也是這樣。」基範輕聲地自言自語,鐘鉉笑了笑伸手去摟住基範

「誤會解開了,願意原諒我了嗎?KEY寶貝?

「哪有什麼原不原諒,全都是我一個人在那生悶氣,我才該說對不起。」基範一臉不好意思,知道是自己想太多,鬆了一口氣的基範,不自覺得露出靦腆的笑容,臉龐上帶有一絲絲紅暈甜美可人,在燈光美氣氛佳的情況下,讓鐘鉉內心的小宇宙爆發了

「吶!KEY寶貝,你那麼多天都不讓我抱,只說聲對不起會不會太便宜你一點了啊!」一抹邪惡的笑容出現在性致勃勃鐘鉉的臉上,基範察覺到危險的氣氛,正轉身想逃,但卻被阻止了

「反正都有潤滑劑了嘛!不用不是太可惜了嗎?」鐘鉉一說完將基範扛了起來,不管基範怎麼掙扎,鐘鉉理都不理直接把基範扛進房間,現在客廳裡一個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    從一開始就在門外偷聽的三人,在鐘鉉和基範的誤會解開的那一刻,GAME OVER,同時倒地。(……就這樣? 那我們擔心那麼多天是為了什麼啊!!~~)這是他們在內心的吶喊!! 之後珍基從地板慢慢爬起來,看向房門口(我想基範明天大概沒辦法下床了吧!)穿上外套,拿了錢包後,在只有78度的夜晚,珍基丟下仍死在地上的兩人(泰民&珉豪)幫女兒(?)買撒隆帕斯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今天發兩篇不是我厲害,這是我姊寫的,是之前就有的~~ 我只負責重新排版而已~~~~~~~

總之文還沒趕出來得先發點東西墊墊,這篇就是這次的啦!!(意思就是還有下次啦!

我姊剛剛說:這是小短文,非常短。

嗯!就這樣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玡 的頭像

節操.路人

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