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個人一路向花園走去,路上不少人為了多看他們一眼而回頭,泰民被看得不自在,但四少早已習慣。

「泰民,別在意,你以後也會像這樣,誰叫你長得甚是標誌呢!」翔淡淡的開口,要泰民習慣。

「欸?他們不是在看哥哥們嗎?」泰民不解。

「也是在看你啊!」幽蘭也笑了,彷彿泰民是剛出世事的小孩子。

「為甚麼?」

「不是我要自誇,我們長的算是很好看了,但泰民你跟我們比一點也不差啊!」格特開口。

「是.....是這樣嗎?!」泰民一直認為自己長得算是普通。

「當然是啊!我敢打賭,要是跟我們一起工作,你一定可以迷倒很多的男人,讓他們金子一箱一箱送到你面前。」裕也說了,口氣像是在說一件事實。

「是嗎?」泰民還是不相信。

「是啦!是啦!看,我們到了。」

「哇!」泰民打從心底發出讚嘆。

「漂亮吧!」

「嗯!」泰民忍不住轉了一圈。

「燕芳樓的梅花可以說是這個鎮上最好看的,別的地方都沒有喔!」格特驕傲地說了。

「嗯!真的,很漂亮呢!」

看泰民一時還不會休息,幽蘭和翔就先行到涼亭裡坐著。

「啊!找到了,他們在那。」遠遠得,他們看見五人在花園賞花。

「嗯!是哪個呢?」

「是他吧?在裕前面的。」

「走吧!」

「咦!?」泰民看見有兩個人向這邊走來,本以為是客人,但有看見其中一人的氣質跟哥哥們相似。

「哥哥,他們是?」泰民怕弄錯,只好先問。

「啊!他們啊!老闆的朋友。」

「好久不見啊!」走在前頭的男人先開口了。

「好久不見啊!」見到兩人,幽蘭和翔也站了起來。

「見過黃......」這要打招呼,被前頭的人制止。

「欸!低調!」幾個字就讓四個人明白了。

「是。」幾個字就讓四個人明白了。

「你就是泰民?」後頭的美人朝他開口。

「是。」

「你好,我叫在中。」

「我是允浩。」兩人都跟泰民握了手。

「ㄜ......」泰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。

「跟我們一樣就好。」翔偷偷的說了。

「兩位哥哥好。」泰民立刻照做。

「啊!忘記說了,我們是老闆的舊識,來這叨擾幾天,不用介意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「介意我們一起賞花嗎?」在中開口。

「怎麼會介意呢?泰民你說是吧?」幽蘭笑笑地將問題丟給泰民。

「當.....當然。」泰民理當依順哥哥的話。

「那,我們走吧?」允浩做出了的姿勢。

幾個人漫步在花園,泰民也偷偷地觀察了兩人,沒發現自己也正被觀察著。

在中跟哥哥們有一點相似,但是又多了一點不知如何形容的男子氣,雖然貌美甚至是婉約,但是又有君臨他人之上的霸氣。

允浩哥哥更是氣質出眾,可說是霸氣全開,婉轉卻不容置喙,是領導者的角色,但是好像遇到在中就都沒用了,眼神也會變成柔情。

「泰民啊!習慣這裡嗎?」在中發問。

「嗯!大家都對我很好。」泰民真心覺得。老闆、老闆娘、哥哥們都對他很好。

「那就好。」在中輕輕地笑了。

「你們晚上有事嗎?」允浩像是突然想到。

『沒有』晚上確實沒有行程的四人先回答。

「泰民呢?」

「我、我不確定,要看老闆是不是有工作。」泰民如實告知。

「好,那大家一起去看花燈吧!」允浩宣布。

「咦!?」

「放心,泰民,我會去跟鐘鉉說的。」允浩自告奮勇要去說。

「喂、喂,又要把我員工帶去哪啊!」鐘鉉和基範從梅花樹下出現。

「剛好,我要帶他們出去。」

「已經聽到了!」鐘鉉一來就先給允浩一拳,就像兄弟打鬧那樣。

「在中~」基範則是先到在中身邊。

「好久不見啊!」在中也露出了笑容。

「好久不見了!過得好嗎?」兩個人開始話家常,不管被晾在一邊的"丈夫

『好像基範/在中吸引力更大啊!』兩個人同時開口。互看一眼,嘆了口氣。

「泰民我也要帶走喔!」允浩看著聊得很愉快的兩人。

「好啦!大家一起去。」他一開始就沒打算阻止。

「對了,在玫瑰園那備好午膳了,等等一起吃啊!」

「好,那就不客氣了。」

 

感覺好像還很多要寫,不知道最後會有多少呢!

好想讓故事節奏快一點。

今天在寫的時候才想到,應該讓允浩在中晚點出現的!!!! 應該說身分不要那麼早公開OAO

一點神祕感都沒有了TAT

總之會繼續寫下去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玡 的頭像

節操.路人

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