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SHINee要拍攝巡迴演唱會上要放的短片,他們五個人都已經換好了衣服。

「哦~這些衣服都好帥喔!」泰民看了身上的衣服,又看了哥哥們身上的,「是 啊!真的很帥,但等等這些上衣就要丟到地上了。」鐘鉉拿著劇本(?)看了等等要做的動作(文字版),「沒辦法啊!要拍出好的畫面只能這樣了。」珉豪已經看過劇本了,他們要脫掉身上的外套,再換上另一件,就像電影那樣,完美的犯罪者都會有這種動作,但他們是摧毀惡勢力的無名英雄,而且當中還有武打片段,總之就是帥氣!!

「開拍了!!,準備一下。」導演在遠處喊他們去拍戲,「走囉!」珍基在最前面,一群人一起走過去,光是這樣,還沒拍就已經感覺得到氣勢了,等等一定會更帥。 他們之前已經分頭拍完個人部份了,只差一些之前沒拍好的和團體的。

一開始就先把丟衣服的部分拍完,每個人都湊過去看成果,看了之後都覺得還不錯,導演也很滿意,所以很快地進行下一部份。 「等等基範,你就用力往上蹬,它會跟著你的動作旋轉一圈。」現場工作人員在跟基範解釋他要怎麼做,他身上已經綁好了鋼絲,等等他會360度後翻一圈,「好 ,知道了。」基範點了頭,表示明白,「雖然它會跟你的動作,但要小心腳不要絆到,因為很可能會摔到地板。」「好!」基範聽完說明,就要去拍了。 「好!開拍了!5、4、3、2、.....」導演說完現場立刻安靜,基範做了一連串的動作,左打一個,右踢一個,等十幾個人被摔出去後,最重要的部分要到了,就是後翻,大家都等著他的動作,但 "完了!!"雖然剛說完,但基範真的被絆到腳了,「阿~」大家都看著基範,他的頭快撞到地板時,「範!」鐘鉉以飛快的速度衝過去,抱住他,沒讓他摔到地上,但反而是自己被當肉墊,「唔!」慢慢地睜開眼,卻發現自己沒事,「嗯?」他感覺到下面軟軟的,視線往下,「阿~鉉!!沒事吧!對不起!」趕緊從他身上爬起來,「唔~沒......沒事!」鐘鉉扶著基範站起來,「真的嗎?給我看看。」基範說完把他衣服掀起來,「ㄜ~範範這樣不好啦!」鐘鉉看了看四周,「我不管!」基範現在根本無法擔心其他的,他只想確定鐘鉉沒事,「好吧!」看基範堅持,鐘鉉也沒轍。

等確定完之後,還是決定先讓鐘鉉休息,等等基範的部分再重拍,所以其他3個的畫面,就決定先拍。鐘鉉和基範在旁邊看著無聊,跑到別的地方閒晃,因為拍攝地是一個廢棄工廠,所以會有很多雜物,當然也有很隱密、暗暗的地方。「喔~範範,你看!」鐘鉉搬開一個大木板後,指著裡面叫基範,「什麼?」基範跑了過來,「你看,好暗喔!」基範看了裡面,的確,除了往下的樓梯之外,只有一些光線,「嗯!真的很暗。」,「要不要去看看?」鐘鉉提議,他想進去看看有什麼,「咦?.....這樣好嗎?」基範遲疑了,「沒關係啦!走吧!範範。」鐘鉉牽起基範,和他一起走進去。

「喔!說話有回音欸!」鐘鉉很新奇的看著這裡,基範只是緊緊地跟著他,其實他很怕暗啊!「怎麼樣?範範!」鐘鉉轉頭去看基範,「蛤? 嗯!還可以啦!」基範看著周圍,深怕有什麼跑出來,「範範不要怕,我在這。」鐘鉉當然看出來了,走到基範身邊,摟住他的腰,要他別怕,「嗯!」基範在鐘鉉身邊的確有了安全感,「這是什麼啊?」鐘鉉看到了前方有一個奇怪的符號,「什麼?」基範也向前看,「恩~好像是之前留下的吧!」看著那符號"那應該是一個商標吧!"基範心裡想,「再看看有什麼吧!」鐘鉉繼續往前,當然基範還被他摟著,「喔!這裡也有啊!」基範又發現了商標,「嗯!真的欸!」鐘鉉也看到了,「要不要......範範,我們來看誰找得多?」鐘鉉想到好玩的,「咦?這......不好吧!不要啦!」基範猶豫地看看周圍,「對齁!範範你會怕吶!」鐘鉉想激基範,他做到了,「才.....才不是勒!」基範心裡慌了,怕被他發現自己怕暗(早就發現了吧!!不知道的人才奇怪勒!),「那就玩吧!」鐘鉉說完規則就開始去找,基範看著他跑掉,自己也緩緩地摸索去找。

靠著手機的燈,基範可以往前,他雖然害怕,但又不想鐘鉉看不起他,只能憑著自己沒有多大的膽子向前。"嗯~會不會太狠了呢?"鐘鉉從容地前進,他也只靠手機燈,不過他個人不怕所以還好,"範範會不會哭啊?"鐘鉉想稍稍欺負一下基範才提議的,但他現在良知又燃起一點後悔,"不會吧? 要是範範哭了,我怎麼辦?"鐘鉉突然想到,基範哭的樣子,良心又被重擊了,"但都要玩了,應該沒關係吧!範範沒那麼膽小吧?"鐘鉉在心裡安慰自己,繼續去找商標。

「咦?」基範看著自己手機一閃一閃,"不會吧!沒那麼倒楣吧?"基範崩潰的看著手機,果然沒多久就 "啪" 沒電了!!"不會吧!!!!不要阿~~"基範在心裡無言的吶喊,「怎麼辦?」基範看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"鉉~鉉~快來救我啊!"基範在心裡祈禱,坐在原地什麼都無法做,沒多久基範被寂靜的黑暗吞噬「嗚~~~鉉!!!」基範開始呼叫鐘鉉,一邊叫還一邊啜泣,「嗚~~早知道就不答應了啦!」基範把頭埋進雙腿間。

「基範啊~」鐘鉉叫著基範,連"範範"都不用了,就知道他有多急,因為從剛剛就連絡不上基範,手機也不通,偏偏他又知道基範怕暗,"會不會他回去了?"鐘鉉突然想到,撥了電話給經紀人,「哥!基範有在那裏嗎?」"沒有啊!你們要早點回來喔!"「嗯!知道了。」掛掉電話,鐘鉉更著急,「阿~都是我的錯~範範去哪了啊!!!!!」鐘鉉開始用跑的找,希望能快點看到他的人。

「基範阿~」鐘鉉在黑暗中找了一段時間,剛剛因為手機沒電,只能用摸的,花了很多時間在確認前面有沒有路,「嗚~鉉~」基範在啜泣中似乎聽到有人叫他,「嗯?」又聽到了,「基範!!!!!」是鐘鉉!「唔!鉉......鉉我在這裡。」因為哭太久,聲音有一些哽咽和不清楚,但鐘鉉聽到了,「範?你在哪?」鐘鉉想找他,但現在只能靠聲音辨認,「這裡!」基範又更大聲了一些,鐘鉉立刻循著聲音找過去,很快他就踢到東西,不是別的,正是基範「唔~」鐘鉉被絆倒,基範也悶哼了一聲,「抱歉啊!範範。」鐘鉉爬起來道歉,「嗚~」「對不起都是我錯了。」鐘鉉知道基範在哭,伸手抱住他,抹掉他的淚,「都是你啦!」基範是真的害怕,哭倒在鐘鉉懷裡,「對不起,範範。」心疼地拍著他的背,等他恢復。

等基範好不容易哭完,他才帶著基範摸回去,但回去時基範臉紅的被抱著回去,導演只是在發脾氣,經紀人也生氣了「你們是去哪裡了?你知道......@#$%!」念了一大推才放過他們,至於基範被抱著回來是怎麼回事,剛剛又發生什麼事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

鐘鉉牽著基範循著路要回去,但因為實在太暗了,兩人連走都很困難,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,他們找到了出口,就是剛剛被鐘鉉推開的大板子,還倒在原來的地方。

「呼~範範你看,到了。」鐘鉉拉出基範,讓他從下面上來(剛剛的樓梯,幾乎是被廢棄物擋住的)「嗯!」聲音還有一些沙啞,眼睛明顯有哭過的痕跡,「範,要不要.......先休息一下。」鐘鉉指了他的眼睛,「唔!嗯!」基範知道自己臉色一定不太好,所以答應了。

"嗯~範範哭過之後好可愛。"一平靜下來,鐘鉉又開始胡思亂想,"嗯~好想親親他喔!"看了基範的唇,白裡透紅,「範~」「?」基範轉過去看他,想知道鐘鉉要做什麼,「我可不可以親你啊?」鐘鉉直接提出要求,「欸?」基範被他的直接嚇到,「你......你要幹嘛?」直覺地把身體往後,「不是啦!範範,我不會做其他事啦!」鐘鉉要基範相信他,「嗯~」基範還是覺得可疑,「範~」撒嬌聲出現,「嗯~好吧!只能一下喔!」看剛剛鐘鉉那麼拼命找自己,一下應該沒關係,「嗯!好!」鐘鉉很快地湊過去,將唇貼上,細細地吸允基範的甜美,但如果只是這樣還叫鐘鉉嗎? 當然不!

「!? 鐘鉉,你幹嘛?」基範查覺到事情不對,鐘鉉把他壓倒在地,舔拭著他的頸部,「鐘鉉!!」基範大喊,但鐘鉉沒理會他,只是繼續動作。很快的局面掌控在鐘鉉手上,他已經把基範弄的差不多只剩凌亂的上衣和半脫的褲子,「範~你覺得,我會這樣就滿足嗎?」鐘鉉等基範沒力氣和他反抗時才開口,「你.......你說謊!」基範雙手被反綁著(為了不讓他受傷,鐘鉉綁的),「嗯!是啊!我說謊!」鐘鉉臉不紅,氣不喘地說出,「不過範~你也想要吧?」鐘鉉碰了基範的分身,慢慢地輕輕地搓揉,「唔~你!阿~」基範的確有了想要的感覺,「範~已經溼了呢!」鐘鉉碰著他的前端,「唔!」基範只能發出無力的聲響來表示回應,「範,我可以嗎?」鐘鉉問了基範,「現在才問!!」基範狠狠瞪著他,「對不起嘛!那......我就當作可以囉!」鐘鉉將手指插入基範體內,先讓他習慣,「唔~~阿~」基範很想摀住嘴,但他的手被綁著,所以無法,只能任由鐘鉉對自己做任何事,「範~勾住我~」鐘鉉讓基範把手勾在自己脖子後面,基範很不客氣地在他脖子上抓出了一道抓痕。等確定基範適應了之後,鐘鉉脫下褲子,先將基範的液體,塗抹在上面,「要上囉!範範。」鐘鉉輕輕地插入基範,「阿~」基範因為一鐘鉉的進入,感到些微疼痛,「沒事吧!範範?」鐘鉉不想弄痛他,「沒....沒事,快點。」基範已經想要他了,「好!」鐘鉉應他要求,挺進基範體內,「唔~」發出喘息的基範,讓鐘鉉更加瘋狂,但他還是不想傷害基範,「可以嗎?範?」「唔~可.......可以,我要......你的全部。」基範現在只想要鐘鉉,其他根本顧不了,「嗯!那範範,忍著點喔!」說完鐘鉉用力的在基範體內抽插,加快的節奏,除了鐘鉉,基範能體驗到的就是"快感"。

事後,兩人都躺在地上(不要管有沒有髒那些小事了),「範~還舒服嗎?」鐘鉉讓基範躺在他手臂上,「嗯~還可以啦!不過你害我站不起來,你要抱我回去。」基範還想抱怨,但因為舒服,所以也不管了,「是的!範範!」鐘鉉裝著軍官的口吻,「呵呵!」基範笑了,「那好,金鐘鉉聽令,你要好好服侍我,直到我說好為止。」基範也用了長官的說話方式,「是!我金鐘鉉,赴湯蹈火,在所不惜。不過......」鐘鉉話停了,「不過什麼?」基範想知道,「晚上呢!還是我的時間喔!範範~」......「金鐘鉉!!」...........  end

這真的只能說: 年輕不懂事....... 這是我很之前還不會排版時所發生的,具記憶說,我好像又是欠了誰所以才有這篇的~~~~

總之剛剛看到有很多的感慨~~~ 只能這樣了,放上來當回憶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玡 的頭像

節操.路人

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