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在床沿,兩人只是沉默。

泰民的手因緊張而顫抖,那人輕輕的握住

「別緊張,我甚麼都不會做,你是第一次吧?」他露出令人安心地笑。沒想到只是進來看看,卻意外發現這麼亮麗的寶石,真的是太令人開心了。

「是!這麼說公子並不是第一次了?」泰民柔柔的開口

「哈哈,說真的別笑我,這可是我第一次進來這種地方吶!」他爽朗的笑了

「怎麼會,只是很意外。」泰民官腔似的回答,反倒讓他起了興趣

「是嗎?對了,我叫珉豪,你叫泰民是吧?」

「是!」

「你怎麼會來這?」珉豪猜他是第一次,所以一定剛進來不久

「比起這個,還是請您先享受吧!」泰民推開他的手,眼神十分的哀傷

「我不要!」珉豪的回答讓泰民著實嚇了一跳,他以為會來這種地方應該都是十足十的色胚

「我想知道你的事,還有叫我的名字。」這句珉豪放輕了聲音

「我......我」泰民感受到一種霸氣,還有一種溫暖,和老闆娘的不同

「說吧!沒關係的,我不會說出去。」這種像是哄騙小孩的話,但泰民卻幾乎卸下了心防

「我......」

「說吧!」珉豪抱住他,下巴靠在他的頭上,讓他走不了,但也給他安全感

「......小時候......」泰民開始說著自己的故事,

原來他是從小就遭受家裡的不公平對待:小時候是在一條街上被養父發現的,被撿回去撫養以為可以過著正常的日子,結果卻發現養父只要一喝酒就會性格大變,常常拿他發洩,身上永遠都著一條一條的鞭痕。 之後因為生意每況愈下,變成只要心情不好就毒打泰民,幾乎每天都上演同樣的事。 有一次養父發現了其實泰民長得很不錯,竟想對他不軌,無奈之下泰民只好逃了。 但人生地不熟,又沒辦法養活自己只好就這樣把自己賣給了燕芳樓,至少在這裡能活下去。

「而且老闆娘對我很好,我很喜歡這裡。」泰民邊哭邊說

「喜歡也不要哭啊!這樣怎麼行呢?」珉豪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,泰民說到一半開始哭

「因為......之後會有一堆人擁有我啊!我不想要!!」泰民害怕。 為了養活自己,可是又不想變成其他男人的所有。

「不會的,只有我會擁有你,放心吧!」珉豪笑得一臉無所謂,拉著泰民躺下

「我甚麼都不會做的,睡吧!」珉豪讓他躺在內側,抱著他就這樣睡了。 泰民內心只在想,真的只有他嗎? 想到這突然覺得這樣也好。

我也知道這樣很混,但還沒想好後面怎接比較順,所以只好先這樣。

 我想這篇應該是會被我改成短篇,所以也別太期待了(也沒人期待啦@@

鉉key的實驗室應該也是會變短篇,做以為可以寫個長篇,結果中間刪一刪只剩一點點,很難接欸!!! 總之我會努力不開天窗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玡 的頭像

節操.路人

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